人並不是問題,問題本身才是問題。(The Art of Narrative Practice)


“人並不是問題,問題本身才是問題。”


這句金句,不單極具其代表性,對於這個由人和體系操控的社會來說,更是極具意義和提示性。


根據敍事治療 (Narrative Therapy) 創始人 Michael White 講述,問題由社會建構出人們生命和生活上產生出的各種「問題」和「困擾」,由社會建構出來的於是要如何理解自己,會如何看待自己,更需要有自我警惕和覺察,小心提醒自己。



就因為再相信自己有能力,將自己一直累積和擁有經驗經歷價值都埋藏了,這樣的「被」處於弱勢自己,認為自己出現問題,認同自己一個「有問題人」。


建構系統制度下,人有機會慢慢失去自我認知自我認識能力,因為不斷被建構訊息概念入侵自己意識面,如果自我反思自我反醒意識減弱或者沒有被提升,就會成為被建構下其中一個附屬體,慢慢失去屬於「自己」獨立性、獨特,不自知下繼續順應和依賴建構體系掌握操控,再無法獨立支撐一個屬於自己真實自我。

繼續處於這種被操控訊息和概念下,人就漸漸失去自己思考判斷,社會上好多關於人精神、狀態、能力、價值都被統一化標籤化,當個體同市場所定建構框架有出入、產生衝擊時,好多時會被評斷或標籤為不良、錯誤、問題、病態等等,需要被整頓、診症或醫治;當自己身體精神心靈健康無法自強自立時,就會影響工作和生活能力,社交、情感關係、處理事情能力等失去協調,於是就要醫,變成病人,變成弱勢,付上昂貴金錢、心、力去醫治。


往往當人去到求助治病階段,就會對自己能力產生懷疑,對身處環境或面對事情會出現擔心或對自己產生不信任;就因為再相信自己有能力,將自己一直累積和擁有經驗經歷價值都埋藏了,這樣的「被」處於弱勢自己,認為自己出現問題,認同自己一個「有問題人」。


這個時候,影響住自己「問題」已經內化,以為「問題」自己潛藏內在本性。人處於個狀況會很難將困難轉變,因為要處理「有問題的自己」,一個非常大而且複雜部分。

總結來說,如果失去自我思考的空間、放棄自我反醒的機會、依賴人云亦云的社會建構系統,人就會逐漸失去自身獨特性、弱化自我價值;如果不自覺地將人與問題扣在一起,就會令人變得更無力。

資訊連結

White, M. (Summer, 1989/1997). The externalization of the problem and re-authoring of lives and relationships. Dulwich Centre Newsletter (pp. 3-20). Reprinted in M. White & D. Epston, Retracing the past: Selected papers and collected papers revisited. Adelaide, Australia: Dulwich Centre Publications.

White, M., & Epston, D. (1990). Narrative means to therapeutic ends. New York: W.W. Norton.